导航菜单

王德顺-冒中丞子行骗

冒中丞子行骗



京城有位高官恨儿子不成器,就把他逐出了家门,从此儿子就下落不明了。后来这位高官出任一个当地的长官——方伯。

有一天,方伯要进庙上香,其时府县以下的官员有几十个人来服侍,家丁有几百个。

忽然有一个穿戴褴褛的人来到方伯面前,长跪号哭,说是乐意改正,听凭父亲处置,再也不敢违犯,期望父亲收留并不停地磕头。

方伯细心辨认,发现不是他的儿子,就大怒道:“哪里来的强盗?胆敢假充我的儿空调遥控器子!真是胆大妄为!”并把他交给了首府问罪,首府把他带回署衙详细询问。

那人供称自己从前由于欠好好读书,不王德顺-冒中丞子行骗受训饬,被父亲赶出家门,这次只王德顺-冒中丞子行骗求父亲收留他,他乐意勤勉刻苦。首府质问他的家世,那人把方伯的家世说的很清楚,而且神色凄惨,语言明爽,倒不像是装的,接着首府用学识来打听他,那人也能出口成文,首府这才信任他的确是方伯的王德顺-冒中丞子行骗儿子,就把他留在了府署,让下人为他换了衣服。

首府等人向方伯求情,方伯说:“那人的确不是我的儿子!假如你们详细询问后,知道他没有做违法的事,把他赶出去就行了。”

我们认为方伯还在气头上,也不敢多说什么了。他们见到那人,问起他的志趣,那人向我们感谢,又泣诉道:“我的父亲历来严峻,是我不成器,现在只要回京城应试,期望能得一功名来赎前罪。只可惜我没有旅费了,怎么办呢?”

我们称誉他的志趣,怜惜他的遭受,就集资把他送走了,并暗地里责怪方伯的决然。后来那些官员听方伯的家人说,那人的确不是方伯的儿子,但现已太晚了,他们现已上圈套走了许多钱。

二维码